陳Sir揚言(第1315期)
  從這個春天開始,廣州永遠不要出現胡亂拆遷,永遠不要出現拆遷戶十年二十年不能回遷,永遠不要突破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中的任何限制。
  各位街坊讀者馬年好!過完年早茶又繼續每天吹水的日子。爛尾超過20年的解放中地塊,終於迎來了它的春天。套用網絡流行語,真是馬上有春天!不過,城中媒體報道說,廣州市規劃局官網近日公示控規調整方案,建築控高大大突破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對該地區要求的18米,達到99.8米!真是馬上打起來了!規劃和規劃打起來了。唉!
  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解放中地塊於1993年開始拆遷,後因種種原因成為爛尾地,200多戶拆遷戶20年無法回遷。為瞭解決回遷問題,新的方案將該地塊總建設量增加15703.2平方米,建築控高將大大突破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的要求!突破了多少呢?99.8米-18米=81.8米。就這個點而言,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成了透明。
  但是不透明又怎麼辦?200多戶流離失所已經20年!1993年基本沒有樓價這個概念,2014年以解放中這樣的城中旺地來算,樓價對於普通老百姓已經是天價!不向空中要地,這200多戶街坊就幾乎永無回遷之日。若要突破,歷史文化名城規劃這裡突破一點那裡突破一點,將形同虛設。大家都知道,規劃是用來堅守的,不是用來突破的。
  1993年廣州還沒有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概念。所有珍貴的、稀有的、不可復建的歷史建築物,下麵的那塊土地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地塊。區別隻是編號不同而已。那時候只要有需要———不管是政府的需要還是商人的需要,都以建設的名義,一拆了之。這是上世紀留給廣州的一筆遺產———融融爛爛。歷史沒有如果,這一段時光已經被篆刻在廣州的城市歷史殘碑上。
  歷史只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他沒有力氣拽住任何人的手,制止他做任何損害自己的事情。若有尊重,歷史老人當壽比南山,若不珍惜,城破如山倒。回溯這段令人心碎的歷史,只能夠讓我們更加感到廣州歷史名城保護規劃的劃時代意義———如果沒有這個遲到的規劃,有兩千多年曆史的廣州,真的會在我們這代人手裡被毀得連渣都沒有!
  我們不得不追問的是一個不會有答案的問題:正如所有的“歷史遺留問題”一樣,解放中這個地塊的爛尾原因,媒體的報道一如既往地濃縮為“種種原因”。所謂種種原因,有的無從稽考,有的諱莫如深,難道歷史就是如此地寬容?假如有人從現在起,把廣州老城衰破的“種種原因”調查梳理成書,應該可以成為這一代廣州人對未來一種痛定思痛的交代。當然我們也不妨再稍稍追問一下:把解放中這個地塊搞成了爛尾20年的城市之瘡,到底是誰賺了?如果沒有人賺了錢甚至虧了錢,只能夠說我們親愛的廣州不知上輩子做了什麼事情,竟然落到瞭如斯弱智的蠢人手裡被煎皮拆骨,真是陰功!
  放下這一切沒有結果的追問,剩下的問題就只是在歷史和現實之間做一個艱難的平衡。顧及200多戶拆遷戶長達20年的痛苦,顧及政府必須牙齒當金使,履行當初的諾言,只好忍痛突破歷史名城保護規劃的限高,讓歷史問題清零,以期老城平安一勞永逸。但必須指出的是:下不為例。從這個春天開始,廣州永遠不要出現胡亂拆遷,永遠不要出現拆遷戶十年二十年不能回遷,永遠不要突破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中的任何限制。□陳揚  (原標題:下不為例)
創作者介紹

pk54pkhf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