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桂清巡山時騎的摩托車被燒成廢鐵,家人看到後泣不成聲。
袁偉東的女兒拿著父親生前用的小喇叭,睹物思人,悲從中來。
  南方農村報訊 (記者 胡新科通訊員 黃佑鵬)一場大火,兩條人命,將興寧市一群默默無聞守護著青山綠水的護林員推到人們的視野中。他們的工作艱辛危險,報酬卻接近免費;他們的工作簡單沉悶,卻是山林防火重要一環;他們普遍遭家人反對,卻一直堅守崗位。護林員工作的價值,因一場場大火得以凸顯。廣東興寧市大坪鎮護林員缺口難以補齊的現實,提醒有關部門,到了改善護林員處境的時候了。
  興寧老一代農村護林員在危險中堅守,卻幾乎無償工作"現在晚上常被噩夢驚醒,夢到火又燒過來了,往哪跑都跑不出去。"2月20日,興寧市大坪鎮雙紅村護林員羅福蘭在回憶起今年大年初四的那次滅火行動時,仍心有餘悸。
  在這次撲滅山火的行動中,共有三名護林員參與其中,兩名護林組長犧牲,全身多處燒傷的羅福蘭僥幸逃生。
  護林員,崗位普通,卻至關重要,時常面臨風險,有時還要獻出寶貴生命。
  農村護林員的工作對於不少人來說很陌生。他們工作的地方很偏僻,他們的身影淹沒在叢林之中。他們是普通的村民,也是青山綠水的守護者。
  ●悲劇
  大年初四,三護林員兩死一傷
  "老黃,石里埂著火了,你快點趕過來。"大年初四那天上午十點多,正準備菜餚款待眾親友的黃桂清接到了正在巡山的護林員羅福蘭的電話。電話里,羅福蘭的聲音有些急促。做了7年護林員的羅福蘭經驗雖然沒有黃桂清豐富,但也不至於遇到點小火就驚慌失措,這一點,有34年護林經驗的黃桂清很清楚。
  作為雙紅村的護林組長,黃桂清接到電話後,和親友打了個招呼,就立刻推出摩托車,綁上滅火掃把,急匆匆往山裡趕。
  "你去哪啊,馬上要吃飯了。"二哥黃桂榮攔住了他,並遞了根煙過來。黃桂清說山裡有點事,忙完儘快趕回來。黃桂榮沒想到的是,匆匆離開的弟弟再也沒能回來。時至今日,黃桂榮還在責備自己當時為何沒有攔下二弟。
  黃桂清出門後,先向村委會主任黃乾歐、大坪鎮值班幹部報告了火災險情。按照"三人一組,小兵團作戰"的滅火流程,又通知了鄰村小碰村護林組長袁偉東。山區滅火,互相支援是慣例。
  黃桂清等人趕到後不久,另三名村幹部也到了現場。此時,黃桂清明白了羅福蘭著急的原因——著火點位於一個山坳里。
  護林時間分別長達34年、33年的黃桂清和袁偉東都清楚,冬天時節進入山窩滅火,極其危險。一旦火借風勢,燒著了山坡樹林,人就會被困在中間,被山火吞噬。
  火勢不等人,來不及多想,六人立即做了分工,三名村幹部在周邊清除雜草,設置隔離帶;三名護林員用滅火掃把近前撲火。
  雙紅村主任黃乾歐告訴記者,當時做出這個有風險的決定原因很簡單,石里埂另一邊連著龍川縣、興寧市的萬畝山林,也是東江河的集雨林。
  "鎮里沒有救火隊,市裡的隊伍組織起來,趕到這裡至少要兩個小時。"黃乾歐介紹,乾等下去的後果太嚴重了,只能在火勢還小時儘量控制。
  然而,在三名護林員下到山窩奮力滅火時,山風捲來,三人直接被火焰吞噬。只有羅福蘭一人僥幸逃脫。
  羅福蘭告訴記者,當時袁偉東身上背著鼓風機,黃桂清走在最前面,沒能跑出來。而自己的背部、胳膊嚴重燒傷。
  等到鎮幹部帶領20餘位護林員趕來撲滅山火找到黃桂清時,他已經不行了,袁偉東則奄奄一息。黃桂清被送到醫院後即被宣告已無生命跡象;袁偉東則經多次救治後於2月16日在廣州紅會醫院被宣告死亡。
  大坪鎮林業站朱炳良站長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黃桂清和袁偉東分別是雙紅村和小碰村的護林組長,其中黃桂清負責9000餘畝山林,需他巡山的山林為5000餘畝;袁偉東負責1.5萬畝山林,需他巡山的也是5000餘畝。
  一輛摩托車、一隻掃把、一個小喇叭,便是一位護林員的全套裝備。2月20日,在黃桂清的家,黃桂清年僅6歲的孫子已經明白爺爺逝去的事實,時不時地看著那個小喇叭發獃。
  "護林防火,不准燒禾桿田埂火,不准野外用火,違者重罰",喇叭里還不停重覆著黃桂清錄製的防火口號。
  袁偉東一家則還沉浸在哀痛之中。女兒拿著父親的護林員證,痛哭不已:"一家人早都勸他別幹了,家裡不缺那點錢,他就是不聽。"
  ●未來  
  護林員犧牲,誰來繼續乾?
  茂密的山林,綠色的家園,離不開護林員的堅守。一輛摩托車、一支滅火掃把,護林員在茫茫叢林中根本不起眼,但他們確實一直在那裡堅守著。村裡人看到並感動著。記者在小碰村走訪時,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還在念叨:"天天聽&0#39;東古&0#39;的喇叭聲,人就這麼走了,去廣州大醫院怎麼都救不過來啊!" "東古"是袁偉東在村裡的昵稱。袁偉東在廣州紅十字會醫院搶救期間,大坪鎮及小碰村20餘名幹部、群眾自發獻血5000餘毫升;當發起第二批獻血活動時,噩耗傳來。
  小碰村幹部黃慶昌在惋惜之餘,也在為難:不要說想再找到有經驗負責任的護林員了,就是找個接班的都好難。
  "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婦女、兒童,也沒人看得上那點補貼。"黃慶昌告訴記者,現在還沒人願意接替袁的共作。
  在雙紅村,羅福蘭直言傷好後"可能不幹了",因為壓力很大。他的壓力來自家裡。事實上,對於從事護林工作,羅家人一直持反對意見。此次意外發生後,家人的反對聲音更大了。羅福蘭自己也怕了。
  一旁的村主任黃乾歐一聽羅福蘭打算不幹了,急了:"老羅,你可不能不乾,村裡想找人補老黃的缺,都愁著呢。" "等傷好了再看看吧。"有些不好意思拒絕的羅福蘭說道。
  黃乾歐告訴記者,這個工作本來大家都不願意乾,這回又有人犧牲了,村民們都怕,替代人選就更難找了。
  朱炳良站長說:"沒護林員肯定不行。那麼大的山林,沒人時時看著,萬一哪個村民上山扔個煙頭,就會釀成大禍。"朱炳良介紹,大年初四的大火還沒弄清原因,如果不是羅福蘭巡山時發現,等火燒起來蔓延到萬畝森林,再想控制就太難了。
  "大家都盼著提高護林員的待遇,吸引吃苦耐勞的村民來乾。"朱炳良告訴記者,此前興寧某鎮的護林員曾因待遇太低集體辭工。
  興寧防火辦陳主任介紹,目前各鎮的護林員一年3300元的補貼由市財政撥款,各鎮可以根據情況酌情提高補貼。至於市財政提高補貼標準,比較困難。
  陳主任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目前全市560餘名護林員都只是和各鎮簽署了用工協議,"連保險都沒有買。"蔣副局長介紹,對比梅州市其他縣區,興寧護林員的補貼確實低了些,如梅江區護林員補貼可能達到每月800餘元。
  如今距離度過集中防火期雖然只剩2個月,但山林防火卻絲毫不能放鬆。儘快找到合適的護林員,大坪鎮的鎮村幹部還在想辦法。
  ●工作
  一天兩巡,報酬僅夠油費
  大坪鎮林業站站長朱炳良告訴記者,全鎮山林面積約18萬畝,共有47名護林員,每人巡山面積約3800畝,"山路崎嶇不平,經常要翻山越嶺,三四千畝山林走下來,一趟至少12公里。" "像黃桂清和袁偉東這類巡山面積5000畝左右的護林員,就遠不止走12公里。"朱炳良介紹,現在願意做護林員的人越來越少了,太累,太苦。雖然現在巡山以騎摩托車為主,但遇到一些陡坡或者山峰,還是要步行。
  按照要求,護林員必須一天兩巡,上午11時左右巡山一趟,下午16時再巡山一趟。朱炳良告訴記者,這是根據山區村民生產生活習慣定下來的,這兩個節點時村民結束生產活動,最容易引發火災。
  興寧市林業局蔣副局長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興寧市共有約220萬畝山林,565名護林員。按規定,每3000-5000畝山林配置一名護林員。
  "每年由護林員彙報上來,經村、鎮、市聯合撲滅的火災約6-7起。"蔣副局長坦言,由護林員自行撲滅的小火災遠遠不止這個數字,甚至可能是數倍。
  護林員自行撲滅而沒有上報的案例很多,是因為遠水不解近渴。興寧市林業局防火辦公室陳主任告訴記者,市林業局有一支50人的"專業"滅火隊。這支"專業"防火隊的隊員平時從事搬運工、營運三輪車工作,參與滅火時以每小時20元計酬。市裡獲知災情後,將他們召集起來需要半個小時。另外,滅火隊從市區趕到偏遠鄉鎮,如大坪鎮,需要1小時,再趕到滅火點時,可能又需要半個小時。兩個小時,對於一場突發山火的撲滅工作,至關重要。而護林員在這兩小時內能做的事則非常多。
  談到護林員的工資待遇,蔣副局長糾正道,"那不是工資,說是補貼更準確。"蔣副局長介紹,每位護林員一年的補貼總額為3300元,其中每年的9月下旬到到第二年4月上旬為集中防火期,每人每月400元;另外5個月每月100元。護林組組長每個月會補貼200元左右的通訊費。
  蔣副局長直言,這點錢其實是很少的,也就能顧得了每天的油錢,"要說這些護林員僅為了這點錢幹活,是不負責任的。"局長的話說到了護林員的心裡。"要說我們是圖那幾百塊錢去做護林員,真有點冤枉我們了。"燒傷後仍未痊愈的羅福蘭憨厚地笑了笑。
  雙紅村主任黃乾歐介紹,羅福蘭的兩個兒子在外打工,生活並非很艱苦。犧牲的黃桂清、袁偉東子女也都已成家立業,袁偉東做些屠宰生意,還會捐錢幫助村裡老人。
  朱炳良站長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黃桂清和袁偉東都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乾護林員的,算是幹得最久的一批,當年村裡找他們一說,便同意了。"剛開始基本不給錢,後來一個月30元、100元,現在的補貼標準也僅能維持巡山開支而已。"蔣副局長介紹,目前全市五百多名護林員,多是50歲左右的村民,"這一代人和現在年輕人不同。在他們心目中,對山林有感情,有時候錢反而不是那麼重要了。"這可能便是待遇奇低工作又累的農村護林員堅守下去的原因。
創作者介紹

pk54pkhf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